• <source id="6e5fl"><meter id="6e5fl"></meter></source>
  • <source id="6e5fl"><meter id="6e5fl"></meter></source>
  • <source id="6e5fl"><meter id="6e5fl"></meter></source>
  • 转载:贵州农村产业革命:理论与框架(贵州日报 作者:洪名勇 新闻时间:2019年05月08日来源:贵州日报)

    发布时间: 2019-05-08 浏览次数: 173

        2018,省委、省政府提出要在全省农村来一场深刻的产业革命,之后相关部门积极行动起来,积极工作。但在实际工作中,还存在不少误区,对农村产业革命认识存在偏差。因此,需要人们进行梳理和探讨,以减少误解,形成共识。

    产业革命内涵与外延

        产业革命可能不是一个新的名词,但很少有人能够将这一词讲清楚。切克兰为《新帕累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写的“产业革命”条目时说:虽然产业革命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但产业革命这个词适用于任何地方发生工业产量迅速增长的场合,其含义当时指在特定的国家与把整个工业当作一个自然结合的整体来进行看待时差别很大。产业革命可能有助于解释经济长周期,例如8-10年的长期波动或者如50年长期波动进行解释,经济如何得以长期增长,一种可能的解释是“由于技术的成群或‘丛生’发展促成的”。

         1920年至1850年间,英国煤产量占世界的2/3,铁产量1/2,钢产量超过50%,棉布占50%,机器占40%,在工程技术方面领先于世界。罗斯托研究认为需要以下四个基本条件:第一,生产性投资的比重上升,例如从占国民收入的5%以下提高至10%以上;第二,工业中出现一个或几个领先的部门;第三,生产过程在一定意义上吸收了牛顿以来的科学所蕴藏的力量,从而使发明和革新十分活跃;第四,政治的、社会的以及文化风俗的构成适宜。产业革命会破坏现有的价值体系、社会结构和政治机制。

    农村产业革命何以发生

        市场需求的重大变化是农村产业革命的根本动力。马克思指出:“消费直接是生产”,“因为消费创造出新的生产的需要,也就是创造出生产的观念上的内在动机……创造出生产的动力”。近年来,正是城乡居民消费需求的巨大变化成为拉动农村产业革命的根本动力。随着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城乡居民消费已经由数量型转向质量转变、由温饱型向健康型转变,正是居民消费的双重转变,为安全、绿色、生态、有机的农产品;为精品有机水果、精品有机蔬菜、精品有机茶叶等特色农产品;为传统生态养殖的家畜、家禽、水产品等带来巨大市场,居民消费革命带来的市场需要的革命是农村产业革命的根本动力。

    网络将生产与需求有效对接。从理论上看,城乡居民消费的革命会引起市场的根本变革,但长期以来,城乡居民的消费一直处于变化过程中,但这种变化为什么没有引起农村产业革命?一个重要原因在于,长期居于农村的生产者多数不知道什么地方、什么人的消费发生了革命。同时,城市居民自己的收入水平提高了,在农产品消费方面的要求发生了根本性变革,但不知道什么地方、什么样的农业经营主体的东西是符合自己需要的,即存在生产者与消费者双向的信息不对称。使“观念上”的消费需求革命不能转为现实的消费需求革命,使消费无法成为农村产业革命的根本动力。近年来,网络的快速发展和大量普及,农村互联网的普及使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对接成为可能,极大地降低了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信息不对称的程度。生产者可以通过互联网发现城市居民消费的变化,发现什么地方的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农产品;而城市居民也可以通过互联网去了解不同地区、不同生产者生产的农产品,从而使消费变化与生产变化这两种变化之间不一致性的程度下降。以贵州为例,2018年限额以上法人企业(单位)通过公共网络实现的商品零售额87.54亿元,2017年增长16.7%。

        农村劳动力的大量外出。从理论上讲在互联网平台的支持下,生产与消费之间的对接有可能实现。这种实现的前提是生产者能够预测消费变化、能够预测市场变化,这种预测是一项专业性比较强的工作,需要预测者具有观察市场、把握市场变化等多方面的知识与能力。这一点恰好是多数长期居住在农村的农户无法完成的,需要引入新的经营者。新经营者引入的前提是农民放弃自己对土地的经营。进入新世纪之后大量农村劳动力外出务工,2017年贵州外出务工农民达到911.5万人、占当年16-59岁农村人口2405.4万人的37.89%,39%的农村劳动力放弃了对土地的耕种和对农业的经营,为新型经营者的引入创造新的条件。

    新型经营组织的不断成长。2017年贵州家庭农场达到8447个、农业合作社47179个、加入农业合作社的企业达到8855,大量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产生与成长为推进农村产业革命创造了条件。农村劳动力大量外出务工为新经营主体进入农业、经营农业提供了前提条件,也解决了谁来种地、谁来经营农业的问题。相对于农户经营而言,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仅具有资金、技术等优势,而且对消费需求、对市场变化做出更为科学的预判;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还具有资源整合优势,对支农政策更为科学合理的利用能力,更加科学的管理及更高水平的经营能力等。因此,推进农村产业革命,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仅是中坚力量,更是生力军。

    农业科技及人才的富集。我们之所以称之为农村产业革命,而不是一般的产业变化。非常重要的核心就是即使生产同样的东西,其科技含量是完全不一样的。从表现上看没有差异,实质是完全不同的,以贵州为例,2018年有无公害农产品产地7811,产品5175种。推进农村产业革命,是要推进种植结构、养殖结构的深度变革,在贵州2018年蔬菜及食用菌种植面积2101.51万亩、增长13.4%,果园面积870.39万亩、增长42.8%。同时,推进农村产业革命,要大力推进农产品工业化、推进农村服务业快速发展;推进农村新行业、新业态的发展。因此,推进农村产业革命,必须以农业科技知识的大量积累、农业科技进步及人才的富集为前提,只有这样,才能推进农村产业向更高层次升级,实现真正的农村产业革命。

    贵州农村产业革命基本框架

        对于贵州农村来讲,真的农村产业革命至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这是一场农业生产领域的革命、是一场由农产品加工业拉动的革命、是一场由第三产业助推的革命、是一场产业融合发展的革命。

        农业生产领域的革命,涵盖了五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农业生产领域的革命。农业生产领域革命意味着一是农业生产结构的大调整,根据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需求,即调整农业生产结构,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就生产什么,市场不需要什么,我们就淘汰什么;市场上什么样的农产品价格高、需求旺盛,我们就多生产什么,市场上什么样的农产品价格走低,需求下降,我们就减少什么。二是一场科技推进的革命,农业科技的快速发展为农业生产领域革命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新产品的生产是需要科技为支撑的,农业生产由以土地、劳动力为核心的生产转向以土地和劳动力为基础,以知识为核心的生产;知识农业、智慧农业是这一革命的重要成果。三是农业生产设施及环境极大改善的革命,农业生产革命要求生产设施及环境极大改善。农业的资本有机构成不断提高,农业资本持续深化,一些农业开始由露天农业走向设施农业,由露天生产走向大棚生产或者准工厂化生产。四是农业劳动者专业化,在传统农业生产过程中,农业劳动者一般都会从事多种生产、从事多样化的工作。推进农村产业革命,开始让农业劳动者从兼职化走向专业化,从多种生产、从事多种工作逐渐走向专业化生产、单一化工作,新型职业农工会成为一种新型职业。

    加工业拉动的革命。农业专业化、特色化发展将会极大地提高农业生产率,这不仅提高了农业生产质的变化,而且也会带来量的变化。农产品大产量的提高客观上要求我们对农产品进行一般加工与深度加工,充分发挥其应有的、满足人们新需求的属性。这样,农村产业革命必须是一场由农产品加工业拉动的革命。这些新的粗加工、深加工农产品,满足城乡居民不同层次的需求,这样,推进农产品加工化的发展,走特色农业产品加工业推进工业化的道路成为农村产业革命的题中之意。

    第三产业助推的革命。农业生产领域和农产品加工业革命,对农业新品种、农业科技、农业生产环节专业化服务、农产品物流、农村电子商务、农村金融等必须提出新需求,并成为农村重要的新行业、新产业,农村第三产业的变革和发展将会成为农村产业革命的重要推动力量。

        产业融合发展。农村产业革命,是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不同产业在融合中共生、在融合过程中共同成长。例如,种植业一方面提供农产品,另一方面规模种植还可以供我们观光旅游,从而实现农业与旅游业的融合;在传统村落及村庄进行农业生产,这些村庄不仅是传统农业、生产农业的典型地区,具有一定农耕文化资源,能够实现农业、旅游与文化三者之间的有机融合等等。

    (作者为贵州大学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院院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学院概况
    师资队伍
    学科建设
    教育教学
    科学研究
    学生社区
    招生就业
    交流合作
    下载中心
    English
    大香蕉碰碰伊人97在线